河镇新闻网

搜索
首页» 社会 他热爱晨跑,也热爱在光明的事业中奋力前行,“全飞第一人”上海

他热爱晨跑,也热爱在光明的事业中奋力前行,“全飞第一人”上海

发表于 2019-11-08 09:22:31

大多数人认为周邢弢是诊所里专业而严谨的教授,但对我来说,他是成千上万名医务工作者中的一员,也是一个普通人。

虽然周教授带领的团队已经成为世界上拥有90,000多张笑脸的第一,但他总是说,“帮助更高层次的人,做好手术,把自己的技术和经验转化为科学思维是论文的价值所在。这篇论文不是一个目的,而是要改变其他医生可以分享的知识和技术,以便同行业的医生能够取得进步,更多的病人能够从中受益”。因此,他曾在美国、加拿大、德国等国家发表主旨演讲,并在欧洲和亚太地区任教,被亲切地称为“微笑博士”(dr. smile)。这位“微笑导师”的成就更加惊人:20多年来,40届国家继续教育班培养了4000多名学生,成立了唯一的国际“亚太国际屈光手术与微笑培训中心”,培训国内320多家医院以及16多个国家的国内外同行。这些来自他人的“不可能”数据是周教授追求光明的脚印,提炼后产生的节能效果,团队默契合作的结晶,也是近视患者健康灿烂笑容的结晶。

结果背后没有看到的是周教授令人费解的日程表。诊所7点开门,许多病人在诊所外面排队等候。虽然团队多年的默契配合使得手术完美衔接,但下一次手术往往已经是晚上10点了,这是周教授的实时时间。双盘手术的难点,整理和总结疑难病例,阅读和复习文献……“面对任何新病人,或者已经手术的病人,我仍然害怕,害怕辜负病人的信任,害怕任何问题,无论是来自术前、术中、术后,还是来自设备、医生或病人的特点,即使是一点点,它可能会影响病人,但会不断改善。”

事实上,没有什么行动是完美的,即使是一个拥有1000万次飞行的全飞行行动也是一个特例。周教授从不放过任何细微的差异,仔细思考,不断走向“完美”。他经常被“推翻”并反复摸索,只是为了前进。尽管前面的路是曲折的,周教授从未停止探索。

病人是人,需要关注人的方方面面。

现实总是比想象更复杂。尽管治疗近视的全飞秒(微笑)手术已经相当成熟,但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不能在临床上接受手术的患者,如特殊高度近视(1000度以上和2000度以上)和角膜较薄的患者。为此,周教授不断深化内镜icl治疗高度近视的临床探索。从我国第一次evo icl手术和第一次evo icl散光晶体手术开始,他坚持一步一步走,走出icl的科学创新之路,引领世界。

随着医疗的高速发展,进步的步伐正在加快。然而,周教授从未忘记他作为医生的第一颗心。他总是说他不是在看疾病,而是在看病人,他们是人类。这也是周教授与团队一起为患有抑郁症的1400度近视的高度近视患者进行内窥镜icl手术的原因。手术前后,他不仅与心理医生讨论,还花时间亲自查阅心理书籍。在过去的五年里,在周教授的精心治疗和鼓励下,病人已经重返工作岗位,恢复了良好的生活。他经常强调近视矫正的基本对象是人。他需要关注人类的方方面面,为自己优化计划,努力达到最佳效果。

对医生来说,疾病的每一次变化都是常见的,但对一个家庭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正是因为对生命的尊重和对人的关怀,周教授在处理每一个问题时都小心翼翼,勇于奉献。

角膜患者康复,医生害怕眼睛和生活。

对角膜营养不良的关注源于1996年对一个角膜疾病家族的激光手术。在过去的23年里,周教授为这个三代同堂的五个病人进行了激光治疗。他们复发了,激光,复发了,激光又复发了。可以说他们打了很多仗。手术的每一步都早已为心脏所知,也是双手肌肉记忆和“反射”的一部分。然而,每次周教授站在手术台上,他仍然像以前一样投入。这是医生对眼睛和生活的敬畏。

最后,周教授带领团队率先重新使用全飞微笑镜头。其世界上第一个独创的激光表面镜技术有望解决角膜材料问题。患者的视觉满意度大大提高,患者家庭的负担也大大减轻。事实上,周教授做的不止这些。他今年推出了“角膜营养不良光面镜公益项目”,吸引了国内专家和同事的关注,也得到患者的支持。接受手术的患者主动自愿进行视频拍摄,呼吁角膜营养不良患者重拾信心,积极追求美好生活。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圆锥角膜,一种难治的疾病。从最早的快速角膜交联开始,周教授带领团队不断研究和创新,特别是结合快速交联的晶状体移植技术,受到了国际上的广泛关注,给患者带来了光明的希望。

预防近视的未来之光

暑假高峰时,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医院宝卿路分院的验光诊所熙熙攘攘。周教授的诊所虽然拥挤,但与周围的噪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审讯期间,周教授的声音不是很大。例如,他总是温柔体贴。他温柔体贴。他温柔体贴。对于高度近视的患者来说,这是一种在其他地方无法获得的柔和而灵活的声音。

周教授在访问期间总是反复强调近视手术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点。近视矫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仍处于初级阶段。因此,周教授尤其感到遗憾的是,如今的儿童,尤其是城市儿童,跟不上自然规律,缺乏自然光和户外活动,无法控制地读写,并且为了准备各种考试而牺牲了充足的睡眠。这些危险因素锁定了正常屈光发育的保护因素。事实上,预防胜于控制的概念对这些视力尚未完全发育的青少年和儿童来说更为重要。

自2002年周教授的团队成立验光中心以来,就实施了“屈光发育档案”的概念。虽然实践的过程是曲折的,但它已经逐步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儿童青少年屈光发育档案和动态数据库。

从20多年前奥比斯飞机上的志愿服务到成为奥比斯“眼见为实”项目的负责人,周教授的团队已经筛选了41万人进行近视防治。这项“筛查和治疗援助”工作非常出色。周教授的团队赢得了“亚洲模式”,周教授本人也获得了2016年国际防盲理事会“眼部健康英雄”称号。也正是这种大规模筛查使周教授对中国中小学生近视有了一个科学的认识,并深化了防控理念中的“学校”概念。

在推进近视防控工作中,周教授不断强化“学校第一,教学第一”的防控理念。结合近视防治的国家背景,近视防治模式从最初的建设到现在不断创新。周教授致力于倡导医院、学校和社区,包括闵行区和徐汇区,参与近视防控模式,培养儿童自觉成为自己眼睛健康的第一责任人,培养卫生保健教师及时发现和跟踪学生视力和屈光度的可持续能力,做好早期预防、早期发现和早期干预工作。该模型已在上海市卫生委员会和闵行区政府的支持下投入试运行,并取得了成效。今后将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和运行。在近视防治的道路上,周教授清楚地认识到,近视在未来不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医学和社会问题。他希望有一天世界上的近视患者会享受到明亮的视力。


彩票每天赚几百 江苏快3投注 广东11选5投注 三分快三投注 福建11选5




上一篇:泰安一小区门外12辆车被砸 警方已受案调查

下一篇:5100人!山东首次发布“十强”产业人才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