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镇新闻网

搜索
首页» 财经 阅读者|“价值网络”中的资源费配难题

阅读者|“价值网络”中的资源费配难题

发表于 2019-10-31 20:35:12

创新者的困境是克里斯腾森的“创新者”系列之一。这是一项经典的工作,有助于管理者再次认识和对待创新。作者通过许多经典案例和分析向我们传递了一个信息,即优秀的企业无法通过优化原有管理来抵御“破坏性技术变革”的冲击。

为了说明这一点,这本书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第1章到第4章,重点分析了优秀企业在遭遇“破坏性技术变革”时为什么会失败。第二部分是第5章至第11章,重点讨论成熟企业应该如何应对“破坏性技术变革”。

可以说,这本书的核心思想是“破坏性的技术变革”,因为只有理解了“破坏性的技术变革”,才有可能理解为什么成熟的企业会花费巨大的资源来进行持续的技术创新和不断优化管理,但仍然无法逃脱被攻击的命运。然而,“破坏性技术变革”中包含的更简单、更便宜的特征并不是摧毁成熟企业的关键因素。成熟企业的失败更多地源于这些企业的“价值网络”。

对于价值网络,第二章给出了具体的阐述和分析。什么是价值网络?作者认为价值网络是一个大环境。而企业只是这个大环境的一部分,因为企业的原材料来自价值网络中其他企业的供应,企业的产品也可能成为其他企业产品的组成部分。因此,企业必然会采用各种方法来了解价值网络中客户的需求,并在现有客户实际需求的指导下进行管理和运营,从而实现利润最大化。

对于大多数成熟的企业来说,它们目前的成熟形式是由价值网络逐渐形成的——为了更好地生产或提供价值网络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并获得更大的回报,企业将把它们的有利资源集中到具体的项目中,资源的集中将加强实施这些项目的机构和部门;就像使用肌肉一样,一个企业的某些能力通过不断的锻炼而得到加强和形成,从而演变成自身的一些优势。更重要的是,在这一强化过程中,企业成员将越来越相信这些有效的行为模式,这些行为模式最终将被提炼为企业的文化和价值观。

一旦价值网络成功塑造了企业文化,对企业的影响将不仅局限于现在,而且企业未来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也将受到价值网络的影响。这将直接影响企业对产品和服务的研发投资。企业将把资源投入到对价值网络更积极反馈的需求中,即利润更高的产品和服务。相反,如果要开发的产品毛利率低或市场前景不够明朗,企业通常不会为这些项目分配资源。

“破坏性技术变革”是一种在原始价值网络中没有价值的研发内容。虽然这些技术创新往往来自成熟企业的R&D部门,但由于这些创新大多是其他R&D或工程师个人行为的副产品,这些技术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更多资源的支持。

当然,这些成熟的企业并不是完全的官僚机构,研发成果也将被他们用来听取客户的意见。然而,像价值网络中的所有企业一样,企业听到的是来自现有用户的反馈——这些“破坏性的技术变革”在性能上有些短板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而这些技术的长板往往不是他们的实际需求。财务部会提醒“破坏性技术变革”产品的利润率不足以支撑企业现有的运营成本,未来市场前景黯淡。这时,企业文化开始发挥作用。首先,研发部门和营销部门会反省自己。这种创新对企业有益吗?然后管理者将做出进一步的决定——即使这些“破坏性技术变革”项目没有被直接切断,它们通常也不会得到来自正式渠道的资源的支持,甚至参与这些项目的原始人员也可能被抽走并转移到更符合企业价值预期的其他连续技术创新中。简而言之,所有的知识和决策都不支持未知的资源流动“破坏性技术变革”。

成熟企业增加了对“连续技术”的投资,却忽视了“破坏性技术变革”。这当然有利于抵御其他成熟企业的挑战,但往往无法抵御新兴市场,尤其是低端市场的无形冲击。当掌握颠覆性创新技术的新兴企业开发新市场时,他们将继续修复短板,以满足原有成熟主流市场的需求,同时保持原有长板的特性。

现阶段,面对“破坏性技术变革”的冲击,虽然原有的成熟企业也可以尝试倾斜资源配置,跟进类似技术产品的研发和产品生产,但大部分已经无法及时跟上新“价值网络”的具体需求,所以大部分都以失败告终。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一个价值网络导致失败的活生生的例子,那就是“德国原子弹的研发”。当时,尽管德国工业制造高度发达,但资源是他们的短板。因此,“企业”德国将其战略定位为快速决策。“老板”希特勒认为,只要武器不能在六个月内投入战争,研发就会推迟。虽然德国当时没有放弃原子弹的研发,但对原子弹的实际投资相当有限,据报道只有35万马克。钱是多少?当时在德国,这相当于建造1.6辆老虎坦克的成本。

从价值网络理论来看,我们可以说希特勒是个赌徒,说他没有什么大的眼光,但是一旦进入价值网络,我们就会发现德国实际上无法在预算和巨额白银上投资5亿美元来实施一个我们不知道是否能够真正实现的项目。因为德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资源分配选择,它必须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前线战场,以确保对盟国的压力,因为已经证明机械化部队是纳粹在闪电战中横扫欧洲的“法宝”。

尽管原子弹在这个例子中并不是一个更简单、更便宜的“破坏性技术变革”,但德国实际上已经展示了被价值网络所约束的困境,从而做出了最符合价值网络的判断。

相反,“价值网络”长期以来在资源、过程和价值的分配上给企业很大的帮助。这些成功经验被写入企业的“系统1”,如“思维的快慢”所述,就像“影响力”中让人立即屈服的“开关”,成熟企业的成功经验会使其本能地按照“价值网络”的要求行动。然而,正如人类最初的“系统1”和“开关”由于环境的急剧变化而变得经常无效一样,当成熟企业遇到各种新技术和新要求时,原本有效的行为模式也可能成为回应的桎梏。

那么在现有的“价值网络”中,作为一个成熟的企业,有没有有效的应急策略?虽然作者给出了答案,但他认为应对“颠覆性技术变革”的核心手段是摆脱原有的“价值网络”,给“颠覆性技术变革”独立成长的空间,同时给予一定的资源支持,允许反复试验。然而,这真的能做到吗?一方面,一个成熟而占主导地位的“价值网络”真的不会干预或影响“破坏性技术变革”的独立发展吗?另一方面,“颠覆性的技术变革”通常是后来才定义的。我们真的能预先判断哪些变化是破坏性的吗(至少从目前的现实来看,作者引用的闪存示例和电动汽车案例研究并不完全准确)。原始价值网络能有多少耐心和资源来支持它的试错?

也许作者回答这些问题太苛刻了。因为“如何适应”可能是《创新者的困境》一书背后的核心问题,这也是人类必须面对的终极问题之一——如何分配有限的资源来应对可能影响我们命运的变化。因为如果变化最终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并且我们分配了太多的资源来准备应急,我们可能会失去我们最初的生存优势;相反,如果这种变化最终确实带来破坏性的变化,我们将在新环境中处于不利地位。这种基于不确定性的困境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被人类解决了。

然而,作者至少让我们看到了“价值网络”对我们的帮助和局限,也告诉我们,“破坏性技术变革”是一种必须积极关注和实施的创新。有了这些认识,我们可以更好地分析和处理变化,而不会随意分配资源。我们只能依靠运气来感受我们未来的命运。

作者:孙正

由市文明局、新民晚报联合读者外滩旗舰店发起的“阅读,阅读城市,阅读可爱中国”征文活动正式启动。优秀作品将定期发布在新民应用的“读者”栏目和读者书店的公开号码上。

提交邮箱:yueduzhe@xmwb.com.cn


特区彩票网




上一篇:下一个“捡钱”的机会来了:如何用3万本金快速做到300万,我

下一篇:游戏制作人强奸事件出现新证据 恶人先告状实锤?